追蹤
鯉魚狸的畫筆街
關於部落格
【插畫 . 圖文 . 塗鴉 . 雜記 】


  • 164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17歳少年的成年日記 - 家

1 家 「家」是一種發明。 目前他還在我理解範圍之外的地方, 李老師說那叫「憧憬 」, 不叫發明, 因為你不了解, 不試探, 也未曾擁有, 所以叫憧憬。 老師說在憧憬的狀態中,什麼都是無限的 你可以用這些糖汁盡情作畫, 畫在那片名為未來的圖面上, 而未來就會以我們描繪的模樣在某個時空裡到來。 我知道這聽起來很美,但我清楚那種事在現實中發生的或然率是零…; 媽說我們老師太過泿漫, 儘講些莫須有的事, 會影響我的課業; 爸則說家不是憧憬 , 它是活生生的東西, 而且有時它很艱難。 其實他們都誤會我的意思. 家不是別的 , 它是我的發明; 我可以隨意改變他 , 他和浪漫和艱難一點關係都沒有, 它永遠要用新的思維去解釋. 它跟著我走。 不過, 李老師講對了一個地方 , 就是我真的可以看到"家"的畫面。一個好大好大的畫面, 就夾在我和電視之間懸浮著。他只有10%的透明度, 為了聽見它發出的聲音, 我必須把電視轉的很小聲; 我又怕吵走了它, 只得以扭曲龜速般的姿態游移動作。或許因為我給了它該有的尊重, 沒有多久, 我就看到了那樣事物, 非常清楚。 2 百分之十 那裡面有三個人 , 坐在沙發上, 他們靠在一起的剪影像座金字塔。我隱約感覺中間那個人是我, 有著甲板似的肩膀和高原形的胸膛, 下巴微微上揚, 自信的眼神中有微溫的燭光, 我只能說, 那裡面的我真是帥呆了! 接著我聽到一些額外的聲音, 很像是我的聲音,但降了八度 , 從四面八方反射瑩繞而來。 那些聲波不以我熟悉的方式而來, 它直接來穿刺到我的腦海裡, 用固定的規律振動彈跳. 簡單來說, 我沒有聽到真正的聲音, 我只是看到了一些連續的影像, 而這些影像反覆時的高低, 類比成我以為的聲音..傳逹出來 它說 , 這叫「家」 , 一個你未來之中最偉大的發明. 而現在你正看到的模樣 …. 是當中難以忘記的百分之十 百分之十: 『 我和我愛的, 和愛我的人, 我們或坐或臥, 倒在沙發上, 滾成了一座金字塔, 除了我, 左邊那個叫妻子 , 右邊那個叫小孩, 有一個和一個以上的擁抱, 藏在我們之間 我們在製造一個三個人都想要的生活, 經營一張我們想長久下去的畫面. 有很多很多的藍色 ,被一團粉紅的大光圈,或染或漾 停靠在金字塔的上方 而光圈中間, 我們釋放出的笑容, 除了自然,繽紛, 還顯得更加自由。 』 >>>>>>>>>>>>>>>>>>>>>>>>>>>>>>>>>>>>>>>>>>>>>>>>>>>> 從那天起我就相信,"家"會是我的一個偉大發明。 這是我的邏輯: 很多事現在只有百分之十的樣貌 , 然而一旦看過了, 那麼有天它就能被創造出百分之百。 我開始研究他 ,也試著參加比賽, 雖然成績不挺令人滿意, 但發明是需要被激勵的,為此我仍然樂此不疲, 繼續研發"家"。 李老師不知道我在做什麼 , 我課業上的退步讓他變的異常嚴厲; 我發現他和老媽根本是同一國的, 他以為憧憬的說法能激勵我對學業的追求, 我課業上的退步,造成了我和他之間的緊張關係。 爸和媽還是不停地在吵 , 每天早上 , 從早到晚, 每天都有我的名字在裡面。 我覺的李老師應該對他們發明另一個童話. 不必勉強他們相信, 但至少可短暫的麻醉出片刻的嚮往. 那麼 我就可以有更多安靜的時間專注我的發明。 >>>>>>>>>>>>>>>>>>>>>>>>>>>>>>>>>>>>>>>>>>>>>>>>>>>>>>>>>>>>>>>>>> 3 夏天 17歳往18歳的夏天裡, 我每天都有新的問題, 每天都比前一天感到多百分之十的困擾 除此之外,我還得做著毫無意義的試卷. 無聊的代數根本解釋不了我所遭遇的百分之十。 家的發明沒有前進, 一度覺得他愈來愈遠 最後我參加了李老師的課後輔導 , 至少如此我可以要求他每天下課講一個童話,從那十分鐘裡我感到一點安全; 結論是 錢還是非常有用的, 我可以感覺我和李老師之間的緊張因此消去了大半。 夏天的躁熱帶來每天早上更大的分貝數 爸媽不停在吵 , 依舊 , 每天都有我的名字在裡面 聲音的影響力真是無遠弗屆 現在鄰居沒有人不知道我的名字─土豆 從街頭的阿桑到街尾的阿伯 大家不停地"土豆!土豆!"地叫著. 每個人都比我爸媽還關心我模擬考的成績. 我每天都想像我身上一滴一滴的汗水是浪費掉的時間 我每天都祈禱夏天趕快過去 擾人的聲音 討厭的臉孔 和油膩的關心 我告訴自己, 要忍, 忍到9月, 只要一到9月, 秋楓染紅的那刻, 到那時候 , 我就可以脫離苦海 我就可以繼續我的發明. 9月, 是我以為 我當時一點不知道 從那個夏天起 我就不再有機會碰觸所有關於”家”的發明 那個夏天, 我從17歳直接來到了23歳. 4 退伍 我和李老師在退伍之後成為了好朋友, 我開始了解他為什麼喜歡講童話 , 也常用"憧憬"這個字眼. 當人生不是那麼順遂 和現實保持距離或許比酒精更能叫人忘卻 那年夏天 爸和媽身體依然健朗 但頭上添了更多白髮 現在他們每年都要出國旅遊 每天都要出去散散步 老媽看電視劇開始會哭 會出現嘆氣的聲音 臉蛋的紅潤色彩也不復存在 硬漢阿爸開始命令我幫他搬東西 , 邊搬邊嘮叨 以前他都自己來 而且話沒那麼多 阿公更老了 爸退休之後就會定期南下照顧他 每次從南部回來 除了名產 爸還會帶回來更多的故事 關於阿公小時候如何幫人牽牛, 做長工到養大他們一家八口的傳奇故事. 每次吃中飯 他多少會說一點 從第一集到第八集 , 再從第十集跳到第六集 他會用第一人稱的角度表達 好似他變成了阿公 而講著自己一路長大的奮鬥史 阿爸說 他到這把年歳 , 才了解阿公最疼的是他 因為這些故事 , 在五個兄弟姐妹中, 只有阿爸聽過 爸真的很愛說 有時 他說的生動些時 我似乎也能感覺到他眼中的水份 17歳之後 时間好似不只從我這裡溜走了許多 他也從每個熱鬧的時分中, 我們開懷大笑的同時顯現 讓爸媽見識到它的無情. 唯有白天裡的一切是不變的, 爸和媽爭吵依舊 而每天依然有我的名字在裡面 那個時分下 , 爸媽 是那般精神亦亦. 好似不曾變老 或許, 正因為圍繞在我四四周裡的所有的事物因為進行地太過快速而萌生了老態, 使得我無故多了些喘息的空間. 於是, 我又開始想起了那個關於"家"的發明... 5 . 百分百的故事 退伍的那年是2000. 我去找了李老師, 他說從那刻起他就清楚了我的選擇 我選擇不再長大 一條和他相反的道路. 他似乎有點自責 , 他覺的我只是想抗議 想在那個夏天發聲 想要挽回 想要補救.. 而我呢, 有沒有那麼祟高的目標, 我其實一點也不清楚 那年夏天的事我幾乎忘的差不多了, 而迫使我一意孤行的動力 , 目前還只像燈泡光一般地微弱.看不到任何足以被定義的輪廓. 於是面對小李子的責問 , 我只是沈默. 後來的好幾個月裡, 他開始主動找我 , 講一些童話故事的典故給我聽,他很熱心 , 想替我解惑 , 為了拉我回頭是岸,有些童話甚至有些牽強, 尤其那個百分之百的故事更不時令我笑到捧腹. 百分之百的故事大綱: .(●) 『 果農的桌上有10顆調皮的蘋果, 在成熟前決定玩起最後一次的捉迷藏 顏色最鮮紅最老的那顆當起了鬼, 其實 , 當鬼是老蘋果自己的主意 一來他想讓這些後生晚輩在步入買賣市場前能有美好的回憶, 二來分離不會顯得太過傷感, 在未來可能被沖刷的記憶腦床上, 大家還有機會記得彼此。 他們玩了一個下午,樂此不疲, 老蘋果也一一抓到了每顆蘋果。 但令人奇怪的是, 直到果農回到了家, 有顆蘋果始終找不著... 就在大伙兒都納悶時, 一顆蘋果突然喊肚疼, 一陣噁心, 從嘴裡吐出了大堆的蘋果皮。 它咳了咳, 在眾人訝異的目光下,臉紅了起來。 "原來他把其中一顆蘋果吞進了肚子裡!! " 沒有一顆蘋果責備它, 老蘋果緩步過來, 頂了頂還羞怯的那顆蘋果,想試圖說些安慰的話, 但說時遲, 那时快, 話還沒下, 9顆蘋果一瞬間就被放進了瓦楞紙盒, 接著被丟入了果農送貨的車廂裡. 於是, 那成了一場永遠沒有完成的遊戲, 一場所有人都覺的還有機會延續的捉迷藏。 』 「就這樣, 完.」小李子笑了笑. 「什麼? 接下來呢 ...我是說... 該不會結束了巴」我問 小李子抽起了煙, 嗆了二聲, 徐徐地說: 「是啊. 結束了, 怎麼, 有什麼好期待的嗎?」 我喃喃地道: 「嗯.... 怎麼說呢.. 哎呀, 總之覺的是一個沒有結束的故事. 那顆被吃掉的蘋果呢, 難道他沒有再回來嗎.?」 「蘋果? 你說那顆十分之一, 那顆百分之十嗎?」 「嗯... 百分之十, 可以這麼說」我點點頭 「被吃掉拉.誠如你聽到的, 被另一顆蘋果吞在肚子裡頭了..」 我皺起了眉, 不懷好意的說「嘿! 這真是不負責任, 故事說的有頭沒尾, 那豈不是沒有捉到所有的鬼? 至少你應該要讓這 場捉迷藏有個完整的結尾.不是嗎?」 「嘿嘿.. 沒有什麼東西是完整的... 小子.. 如果你仍執意前行, 那麼這就是我最後一個給你的故事. 你要聽進去.. 記住我說的話, 對有些人而言, 那不僅僅是百分之十,那失去的部份也並沒有失去, 它在某個適當的時刻裡, 會成為百分之百.」 小李子二隻眼瞪的挺大, 前所未有的認真神情, 使我放棄追問的企圖. 結果, 儘管我還是不懂李老師最後要傳給我的訊息, 但他的那份濃厚的關愛之情, 我終究是感受到了. 然而,我不想讓他對我的人生負責, 於是我拒絻了他的好意 這個頻率和我如此接近的良師益友, 好人一個, 在那年中間我卻提早讓他在我的人生裡下了 車。 6.答案 日記持續著, 我也仍在尋找, 試圖拚淎破碎的記憶 , 但幾年過去"發明"沒有任何進展。 百分之十的畫面也變的遙不可及。 我不禁懷疑起自己, 畢竟我的肩膀依然下垂 而胸膛的板塊還貧瘠的可憐. 字裡行間不全的不管, 許多還都是雜七雜八的垃圾。 這實在不是好現像。 也許正如小李子(李老師)所言 , 在成年後尋找17歳裡消逝的青春, 是一種罪過。 沒和父母在一起的那段時間, 日子變的更加清描淡寫, 於是我偶爾會回家, 等待清晨的到來 , 讓他們的嘮叨清醒我的存在。 接下來的事情 , 大同小異, 除了日記 也開始畫畫。 這可能是比較特別的事, 對, 是畫畫, 不是塗鴨, 是有點認真的那種。 發覺還蠻喜歡的, 可能由於畫畫不需要邏輯 比文字本身輕鬆 生活也就有了彈性, 而來回的鬆緊之中便有了意義。 我開始不太在乎那個"發明"本身 而日記本裡幾行關於”百分之十”的紀錄也開始有點褪色 就這麼 , 寫, 和畫 ,畫, 和寫.. 成為我生活裡的重心 。 直到幾年之後 我遇上了那個女孩 她讓我想起了百分之十。 接下來的種種.只怕不是三言二語能夠盡述 但終究來說, 我碓實在那段時日的某個時分裡 回到了17歳的那個夏天 埴補上了記憶裡的那個斷層 找到了我的答案。 其實答案一直在問題裡, 只是長久以來我注意的焦點在於尋找, 而非關注, 所以一直沒發覺。 (於是記憶開始回溯, 翻箱倒櫃, 回到我初見百分之十的金字塔那天。) 『這叫家 , 一個你未來之中最偉大的發明. 而現在你正看到的模樣 …. 是當中難以忘記的百分之十』 是的, 難以忘記的百分之十 ...我怎麼沒想到呢?. 我開始明白那個畫面想告訴我的: 如果一個發明的百分之十既能叫人難忘 讓人深刻 讓人為此用掉了全部青春反覆思索.那麼─ 誰還需要那額外的百分之九十? 或者說 , 一個發明( 家 )只要擁有了那難忘的百分之十, 那麼餘下和之前的, 存不存在也不那麼必要了.不是嗎? 誠如李老師說的, 「那不僅僅是百分之十 , 那就是百分之百。」 終於 這一刻 我感到我的肩膀像個甲板 , 我感到六年多來第一次真正的 滿足. 要謝謝她, 謝謝李老師. 謝謝那個愚蠢的百分百童話 謝謝我的爸媽 謝謝那些挫折 謝謝那些垃圾文字 和 亂七八糟的塗鴨. 謝謝 阿公 和他的人生 我知道我現在才18歳 但我清楚回家的方向 而我將會以光一般的速度到逹。 (●) Recommend Animation :Father & Daughter Director: Michael Dudok de Wit Honor: Academy Awards (2000) http://www.youtube.com/watch?v=RvmTsH4iHBo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