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鯉魚狸的畫筆街
關於部落格
【插畫 . 圖文 . 塗鴉 . 雜記 】


  • 1647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離鄉前的筆記 - 色 . 顏

教科書裡明示棕灰藍白是收斂色, 我以為那樣的答案便足以代表我自己。 想是工作帶來的後遺症 ,事與物,周遭天地, 我關心的人們 任何關於他們設色的問題 我有一套標準答案 。 回想當時我沒有意識到你的失落, 你對我視萬物理所當然的冷漠表現出了一種不自在…. 真是可惡! 不是嗎? 如果我細心一點…. (或許還有機會改掉這種令人討厭的氣質.) 似乎也不必走這一遭, 不必在此時此地, 為了重拾熱情再次關注我的臉。 但以下, 是我當時應該說卻沒說的話 。 你就當作是閱讀書背上的註解也好 或是消遣也行, 我期待你仍能感覺到一些什麼... 一點悸動 或包含一點疑惑 也可能有一些些不以為然 我期待你能… .. . . 嘖.. 我又要多嘴了.. >>>>>>>>>>>>>>>>>>>>>>>>>>>>>>>>>>>>>>>>>>>>>>>>>>>>>> 以下, 節錄自一個夢 關於臉 時光> 曾經經歷過一段時間, 無時無刻都對自己的樣貌有意見 照著鏡子, 想把嘴唇弄薄一點, 眉毛弄濃密一些,或者把鼻子拉挺。 儘管對五官的世界可說是異於常人般的關心 。 對於真正想做的事, 應該做的事 , 真正和"臉"會扯上關係的事物, 在那個年紀裡, 我一點兒也沒意識到。 理想狀態> 有多少事是為了自己而做, 能做的多好 是二年之前我常問自己的. 二年之後, 我決定要轉換我的課題 在我的工作中安插一個位置給你 我不怎麼相信承諾和永遠 但如此以來, 或許真能如你所說的, 我們能夠呈現一個對你我而言都較為理想的狀態- 除了情人, 我們也是知己。 隱形的朋友> 我以為自己是一個人, 但回想這些日子 我之所以為我, 腳下所以有塊四方的土地容身 還仰賴著許多珍貴的人。 那些我原本以為必須走到地球的極地才能遇見的人.... 無論我們是否謀面, 我逐漸發現我的構成之中, 血液裡面, 有你們的存在.. 「我能深切感受到我們之間相同的熱情」 而我的臉是從那時開始, 拾起面皮.找回骨架。 我也曾遇見過那些人, 帶剌, 渾身是味的人兒 他們讓我的臉擁有了刻痕及紋路。 讓我的面皮不再是面皮 多了些不規矩的毛細孔 尺寸是要用盡力氣才能夠呼吸的大小。 而我開始體認, 有些人也在塑造他們的臉 , 而我在那個當下是整個塑造過程中重要的養份。 血液> “ 有時, 神秘比科學更令人信服, 當我有如此不經意的聯想之際, 我拾得了我的血。 “ 我有一副經常生病的身軀 , 尤其是腸胃, 我不喜歡他們不問一聲就隨意要排泄的行徑 那使我在十歳之前的童年變成關注的焦點 多年之後, 我卻認為我能活到現在或許要歸功於這幅腸胃的固執 我不篩選我所吸收的食材, 於是他們只得勤做工 替我區分好壞, 替我過濾出我所需要的 我知道, 這或許不十分正常, 但現在的我相當沈溺於這種排出時通體舒暢的瞬間 我已經比從前更加關注健康這檔事。 好像前輩說的, “ 許多事會不會去做, 只是需要找到適當的理由 “ 科學十分有用, 但在關鍵時刻我只是當作參考 循此信念實踐幾年體認到第三件事, 人生除了求生存, 還要仰賴許多看不見的事物, 這些事物的功能是相當神秘的 而我從沒想過由具像走入抽像的過程會是如此艱辛 為了能夠更加投入狀態, 我必須時時創造一個相信他們的理由. 而我的臉便是從相信的一刻起開始得到了血液。 厚薄> 「說的一口好球經。」 是老爸同事給老爸的稱號。 意思指對打球這種事, 老爸總能講的頭頭是道, 真正上場打球時卻並非成績最好的. 我什麼也不像老爸, 這部份恰好遺傳了他 有太過投入, 又太過陶醉的傾向; 一張嘴滔滔不絻, 別人眼裡卻是拿不出道地的菜的一個. 為此, 我常惹來被人幽默的窘境。 會自嘲解悶的老爸對這樣的先天缺憾有他解圍的一套, 不諳交際的自己卻頻陷低周波 那時開始, 我了解自己的面皮十分單薄 我自怨自艾, 苦思如何增厚我的臉皮 同一時間, 90年代的台灣電視廣告正見拿坡里火紅進駐 二件事一時勾動天雷地火, 於是從此 我吃pizza都要extra cheese。 我的臉, 句號> 紐約, 11月, Forest Hills 71街的楓樹剛飄下第一片紅葉, 我從一個做了二年的覺醒來. 在床前寫下夢裡你問我最愛顏色的那個橋段 一支鉛筆在canson的筆記本上塗塗改改 思吋. 下次遇見你, 你不會再問我喜歡什麼顏色了 可能你不再疑惑了,看見了.也或者感覺到了 我從以前就一直想要展現給你的- 我的色 我的顏, 。 >>>>>>>>>>>>>>>>>>>>>>>>>>>>>>>>>>>>>>>>>>>> 備註: 女孩臉上偶爾因掩蓋不住內心喜悅而微浮的是 桃紅 男孩的無懼若潛伏在曈孔之中, 是宛如海水的 深藍 草原懷抱一個流浪漢時的無私 是青綠. 坦率 是大地色 你的臉龐上. 我瞧見了蛋黃色 像徵誔生的顏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