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鯉魚狸的畫筆街
關於部落格
【插畫 . 圖文 . 塗鴉 . 雜記 】


  • 1647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木偶皮諾丘

(一) 尾牙過後, T帶著部門同事來到了東區一個剛開幕的酒吧 「這是什麼地方 ? 怎麼之前都沒看到」小勇望著不明顯的招牌說 「剛開的 , 這家店很特別 , 嘻 , 就因為特別 , 所以才帶你們來呀」 T神秘笑著 酒巴裡中央的伸展台一會兒亮起 , 從上方降下了幾支鋼管, 尾諯的門漸漸打開,在鎂光燈下,走出幾個上空的免女郎 「喔呼! 」 所有人歡呼了起來 「真是好兄弟 ! 」 「難得年終咩 , 知道你們悶 , 全台北的bar都跑遍了,這裡的妞最正 , 怎麼 樣 , 上次沒去那拖該原諒我了巴」 「嘿嘿 , 不要說什麼原不原諒 , 喂!下星期和雨霖那拖 , 我也要約這家唷 ! 幫我搞定一下巴 . 」 「嗯…. 」 T面有難色 「怎麼!有什麼問題?」 「呃…..嘿…是這樣的 …這家店 , 有個不成文的規定拉 , 它不是每天都開的 , 每次出現的位址也都不同唷 !我雖然已是會員 , 也是前幾天才知道它今天會在這個也方這個時間出現. 」 「啥? 你在說鬼故事喔 ? 好拉!你回心轉意再告訢我怎麼加入會員拉 ! 今天不掃興 ,okay ? 來 , 喝酒! 」 T勉強露出了笑容 , 突然背後搭出了一雙手 , 「哇喔~你嚇到我了 ,」 背後靈是研發部的k , 沈默寡言出了名 , 沒什麼人緣 , 此時頭還望著地板 。 「我…我要走了 ..謝謝你的招待…. 」 「呃..!怎麼突然要走拉 , 不喜歡嗎? 要不要我…」 T還在納悶 , k 已走的遠了。 一旁的同事說別理他, k在公司就是怪咖。聚會很少參加 , 會議裡也很少發言 , 但因為認真 , 在組織裡倒成為一種不可或缺的存在 。 桌上擺著各式各樣的玩具 , 有些非常少見 , 大都是木頭做的 。 木偶們有著長長的鼻子, 十分可愛 , 即使不懂木偶的人 , 仍然會被他們的精緻手工和神情所吸引。 「有許多女同事還搶著要哩! 據說這些木偶都是他自己做的 。 唉 !真的是做的不錯拉 , 我也想拿一隻哩 , 不過我想 , 因為這樣大概能夠拍拖的時間也很少巴 , 30歳了 , 聽說從來沒交過女朋友哩。 「木偶啊…」 T不知有沒有在聽 , 他目光一直停留在長郎盡頭處 ,沒有間斷 ,直到 k 走出了酒吧。 酒巴裡熱鬧不斷 , 鋼管女郎的戲碼愈見火辣 , 看同事開心 , T索性抽起了煙 ; 讓性感的女郎在吐出的煙圈中顯的模糊 , 刺耳的同事笑聲叫煙霧遮掩 。 一年裡超過一半的日子都過著這樣的生活 , T思吋著 , 不是不快樂 , 應該也不算憂鬱 , 持續做著沒有重要存在意義的事他司空見慣了 , 別人開心 , 他就開心 , 這是他一直叮嚀自己的座右銘 。 此時煙圈交疊著 , 和室內的光景和擺設巧妙地勾勒出一個人臉 , 有著長長的子;T像酒醉般地傻笑 , 「呵呵…小木偶啊…你是誰呢 ? 」 磅一聲 ! T醉地倒在吧台上。 (二) 不知是幾點 , T被一種絨毛似的帶狀物吵醒 , 他揉了柔眼 , 隨即聽到奇怪的動物叫聲 , 事情有點詭異 , 模糊的意識中 , T 看不見吧台 , 也不見走秀的伸展台。 「 喂!這是怎麼回事 ? 阿勇!小田! 」 T伸手找尋身旁的朋友 , 一邊努力睜開隻眼 。 一陣淒勵的叫聲畫開了T的眼皮 ,清楚了視線 。 眼前的事物在恢復的意識當中拚淎出了意義。 這裡是現實 , 但所見的不如說比較像在夢境之中 。顯然在邏輯上是一間酒吧的景像裡 , 現在卻是一座環形的帳蓬 , 中間有數十隻驢子 , 右手邊有個絞刑台 , 一個蒙著黑布的胖子身上有綠色的稠狀物, 一手抓著一隻驢子 , 看樣子 , 那頭驢子已經一命鳴呼了 。 除此之外 , 這裡還有單輪車 , 高聳的鐵架 , 整箱的戲服和鏡子 , 以及鋼絲 ;T一邊環視著 , 一邊抑制住心中的惶恐 。 「這是馬戲團 ? 」 T終於理出了頭緒 , 他找到了這個空間在學術上的通稱,但還仍不能解釋他和「它」為什麼會兜在一起 , 在同一個時空裡!? 一陣搔癢又至 ,絨毛又在T臉上逗弄了起來 , 引的他打起噴嚏。 「誰!」 他大叫 。 難堪 , 羞愧 ,不安觸動了T的脾氣 ; 他生氣地尋著那條吵醒他的帶狀物 , 一切來的太快 , 他竟然荒謬地決定要給這頭一路吵他又帶他來這詭異地方的驢子一點教訓 ;最好是是賞牠幾拳 ,踹牠幾腳 , 清楚劃清所謂靈長類和禽獸的最大差別.. 那並不難 , 他找到了 , 不過結果除了驚訝 ,只是更加沮喪而畏懼。 那是他的尾巴 , 就這麼活生生長在他的屁股上 , T簡直要昏昡過去 , 還來不及哭泣 , 他的後腦勾激烈一震 , 將整個T向上拉扯了過去 ,來回來回地上下跳動 , 所有驢子又大叫了起來 , 那黑衣的男子好像也注意到了這裡 , 走了過來 ; T顫抖地摸著後腦 , 確定他所害怕的事 , 然後更加驚慌 , 他長出了耳朵 , 驢的耳朵… 男子的眼神發散著火花 , 帶著粗俗而霸道的興奮 , 大步前行。 T開始跑 ,不斷的向後退 , 接著他開始找類似門的機關 , 一個可以真正逃離這裡的出口 。 驢子們跟著鼓噪了起來 ,渾亂地跺著步 , 來回地跑著 , 環形的馬戲團像在進行一種儀式 , 一種洗禮 ;不過T並不想知道儀式的內容 , 他緊張地說不出話 , 叫不出口 , 只是嘶嘶地發出奇怪的聲音 , 腳和手都開始不聽使喚 , 隨著那群驢的噪音起舞 。黑衣男子從身後拿出了綑繩 , 離T只不到10步的距離 。 生死迫在眉捷的T , 心中竟奇怪地湧出了莫名思緒 , 這種感覺壓迫出他的淚水 , 接著像飛煙般地衝上他的腦門 , 射出了一個人臉 , 有著長長的鼻子 , 像水面波紋般地半懸泘在空中。 「是你嗎 ? 」 T已經精疲力盡 , 帶著黏稠綠液的索套在他脖子上 , 縮了起來… 「 救..救我.. 」 T眼神穿過巨大的黑衣男子 ,瞪視著長鼻子人臉煙圈 , 眼前接著閃過一片黑 , 聴見自己發出的最後一聲嘶嘶聲後逐漸歸於寂靜 。 (三) 灰暗的小木屋裡 , 老人雕著手中的木偶 , 他叫k , 是木偶的製作者 年逾60的他 , 終生未娶 。 他專注於手中那塊木頭 , 像自己的小孩出生般 ,片刻不敢分心。 「這是最後一個了巴 !」, 老人自言自語, 眼神露出關愛 。 「這真是少見的木頭 , 不知是誰寄來的 … 」 這倒是真話 。 說起來 , 老人本來在昨天退休之後 , 就決定不再接單訂做木偶了。 他想 , 也許去做做什麼公益之類的活動會比自己做木偶來的有意思多了 , 帶一些真正有血有肉的小孩們認識木偶 , 如果熱心的家長夠多的話 , 說不定他還有機會可以教他們如何製作木偶 , 他邊想 , 愈覺的這應該是一件很不錯的事 , 有小孩 , 有木偶 , 他不停唸著 , 這將是一種再好也不過的退休生活了巴… 然後 , 點起了燭光 他開始整理桌面 , 把雜亂的工作室清理乾淨。 說是工作室 , 其實比較像倉庫 , 工具和雜物看不出類別地堆疊在地上 , 桌子不知何時已經被推擠到一隻椅腳懸了空 。 廁所沒有門 , 只有一塊小小的木板隔著 ,便斗裡還擺著一隻斷了手的木偶 。 衣服上都是木屑 , 看不出可以工作的地方 ; 老人花了整天去清理 , 因為是自己的東西 , 而且加上整理方向是清點出所有的木偶 , 打掃的工作也就很順利進行 。 因為沒什麼難度 , 老人始終半閣著眼 , 想著小孩的事情和退休計畫 。 直到一小時前 , 他手中拾起了一份包裹 , 十分沈重 , 匿名送的 。 老人撕去了包裝 , 是一塊木頭 ? 這十分奇怪 , 因為自己從來不郵購木頭的 , 也沒什麼同好 , 這樣的東西會在這個時刻 , 這個地方出現在這裡,真是令人納悶。 老人沒有再多想 , 因為他很快發現裡面有張紙條 , 寫著 「親愛的k , 和藹善良的k , 這是一塊珍貴而富有靈氣的木頭 , 請您務必完成它 , 如果您將他取名皮諾丘並如此做了 , 我和您打包票保證 ,它將會是您此生最好的一個作品 , 2007 / 1 / 4 , T 」 「 T ?」 老人想著 , 「這到底會是誰呢? 」 「小學隔壁班的T , 英文補習班的T ? 小時眷村裡的T? 」 說來奇怪 , 老人到底是對這塊木頭情有獨鐘 , 還是因為那份留言的關係而接受了那份贈禮 , 我並不曉得 ; 但從那個小时起 , k就開始不眠不休地雕著這塊木頭。 他已經老的沒辦法不依靠放大鏡去製作非常細微的部份了 , 但對這塊木頭卻是例外 , 他愈雕硺整個人愈顯的神采亦亦 , 眼光愈加銳利 , 「那種東西是不是叫做愛? 」 總之 , 從那天起 , 老人k就放棄了規劃許久的退休計畫 , 更沒有去所謂的什麼公益活動. 也沒教小孩們製作木偶 。 k繼續待在那棟木屋裡 , 留著微弱的光火 ;口中一邊唸著”皮諾丘 , 皮諾丘 “ 。 他的專注沒有間斷 , 沒有任何碰觸聲響可以擾亂他的思緒 ,偶而,他會聽到類似嘶嘶的聲音,很微小的,但很快便從門縫,指尖 ,大大的瞳孔裡消散不見。 他清楚明嘹了, 這個作品將會是他人生中最重要也最深刻的一個木偶。 皮諾丘。 (完) ps . 尾牙過後的夜 炫麗慵懶的包廂裡 吧台正在消失, 杯裡的紅酒幻化成布簾 趁著酣睡之際 夢裡的偶 , 支解成碎形 片片嵌入了現實. Bar變成了馬戲團 我們變成了驢 有種生物正在戲謔 暗自嘲諷昨日這裡的縱情聲樂 冷眼我們現在的模樣 皮諾丘 , 皮諾丘 是悔改的神衹 我們嘶嘶 嘶嘶叫著 乞求您讓海水進注這虛幻的世界裡 而我們將在鯨魚的肚裡點燈 並滿懷感激 誠心祝禱這一年 平安 幸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