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鯉魚狸的畫筆街
關於部落格
【插畫 . 圖文 . 塗鴉 . 雜記 】


  • 1647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巴利歐的婚禮

好巴 , 這是一個有點真實又不太令人信服的故事 . 是關於真愛 . 嗯. 有點穚情了點 , 總之 , 是個與愛有點相關的故事 , 1 故事發生在一個被人忽略的一處小島上的一個村落裡 , 叫歐利巴巴利歐村.這個地方為什麼被人忽略的原因不可考 , 老一輩對於這個多數人的疑問有他們自己的看法 . “因為人不可能時時保持高度的專注力啊 。“ 所以 , 依照他們的說法 這世上就算真的存在了一個完全被人忽略的空間倒也不令人奇怪 . 2 . 歐利巴巴利歐村 (以下簡稱歐村)的老村長有一天發現自己的大限已到 , 於是吩咐管家叫自己唯一的兒子回來接掌村長的職位 。 老村長的兒子叫巴利歐 , 18歳那年因為發現自己的名字根本是一半的村名憤而與父親決裂 , 離家出走。 他在一個高聳的黑山裡思索自己的人生意義 。 5年後 , 他帶著另一個名字黑糕和一隻黑色的馬在山腳下的村落裡行善及修行。 當巴利歐隨著管家回到家鄉時 , 老先生已經過世了 , 他留下了一幅眼鏡和一封信 . 巴利歐在全民的嚎啕聲中成為了歐村最年輕的村長。 3 起初 , 村民因為前村長的美德和功績而對這位年輕的領袖感到期待, 然而好景不常 , 巴利歐對修行一意孤行而形成的冷漠開始讓這個小村蒙上一層陰影 ; 那段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山裡過著嚴苛的生活 , 並沒有使巴利歐形成堅毅而熱情的性格 ; 從前 , 老村長會和村民一起耕種, 一起在黃昏時倚影泡茶 , 會教導他們如何從影子的變化中判斷時間的更替 。 現在這位新村長郤老是待在家中打坐暝想 , 他不時向村民們傳導要仔細思索自己將來所謂的人生意義 , 這對習慣了勞動的歐村村民實在不是好現像 。 於是 , 村民陳情希望回復到以前老村長一樣的生活光景 ; "回復到我父親時的模樣?" "是的." 村民點著頭. "好!! 明早我們會解決這個問題!"巴利歐並不是個壞人 , 他看見村民的善良和需求,而他是他們的領導者, 很清楚這種時刻必須做出正確的決定 ,於是, 他答應了村民 . 隔天一早 ,他帶大家來到老先生的墓地 , 開棺 , 讓屍身暴露在陽光下 ,很有耐心地和村民說 : "老村長再也不會回來了 。 " 他散發著神像般的光芒 以堅定的口吻說 . "這確實是一個令人感傷的事實 , 我和大家一樣忘懷不了老村長離去的苦痛 , 但是這不會是永久的 , 它已經過去了 , 而時間總能幫助我們戰勝心中和世上所有的悲傷 !", 他眼神發出了火焰, 在艷陽的映照中, 空氣顯的非常炎熱,但村民們一動也不動 ,好似凍著了. "和我一起打坐靜思巴!!一起度過這段令人傷感的時日 !!";巴利歐像到逹了高潮 , 使得他眼神閃爍的火焰一不小心掉落到墓穴裡,熔掉了老先生的一節肋骨 . 村民沒有動 . 像是被施了咒 , 筆直地像根木棒 , 連呼吸時的微顫都被省略. 年輕的村長抺去眼神的火光, 讓水晶般的光芒在眼角打轉,他給了所有人一本書 , 上面寫著”打座十八心經_巴利歐著” , "看!問題很快就解決了!!" 他有些吃力地拍了拍所有人的肩膀 , 接著很快消失在斜陽下, 徒留張大了嘴的歐村村民 。 4 “ 天啊!” 那一陣子 , 歐村的村民開始發出恐慌。 有一天他們發現自己的家園彷彿被抺上了一層冰霜 , 放眼過去全是藍和白 , 大部份熟悉而親切的顏色都被取代了。 不過 , 並不是可怕的藍和白 , 而是漂亮而均勻的顏色 , 是會讓人感到平靜的顏色 , 你如果在那兒待上幾天 , 就會愛上這裡某些時分的寧靜 。 你覺的山丘是柔軟的 , 大地是透明的 , 每個人可以藉由對方在地面上反射出的投影形像中得到一種雙重的信賴感 ; 不過許多村民還是怨聲連連 , 他們擅於工作的雙手可不認同自己的心歸於平靜 , 他們聚在酒巴裡 , 從早到晚 , 他們吃下整桶的飯 , 把肚皮撐的飽飽的 , 最後再藉酒精之便吐個精光 , 雖然之中的過程不那麼令人喜歡 , 但有些壯漢卻覺得多少彌補了現在完全不事生產的狀態 , 吃了吐 , 吐了吃 , 臉上全掛滿了微笑 . 5 “他是瘋子!! “  “ 他不是!  ”  “好巴! 他不是 ! 但是我快瘋了!!!” 沈靜的藍,內歛的白,阻止不了咆哮。 他們抱怨,但不極端,新村長或許沈悶了點,但他不是個壞人,所有人都同意這一點 。 不會有人騎著牛隻意氣衝進村長家中 ,也不會有人贊同以多票欺侮少票將村長驅逐出境 。  他們只是咆哮 , 不停地吼 , 好似唱歌一樣,只是發洩; “他一定少了什麼?”吼叫聲中有人提高了分貝 , ”少了什麼?””是什麼呢? 是什麼呢?” 有人托腮 , 有人繼續吼著 , 有人早已呼呼大睡 , 有人聲音沒了,有人開始清除身上的嘔吐物 “他需要一場戀愛!!”  有個帶著嚴重鼻音的聲音叫了出來 , 壓過了所有的猜疑 , 聽不見其它聲音 , 酒巴裡沸騰的情緒凍結成關注的目光。 “可不是嗎?” “是戀愛啊~”“ 就是它嗎, 是啊。就是它巴,戀愛?” 村民們交頭接耳了起來。 是的 ,巴利歐需要一場戀愛 , 但是他每天都在不停地打坐 , 他眼中盡是收歛的藍天白雪 , 他懷有祟高的理想 ,天真到與黑馬傳道 ;但這還不是最糟的。 ” 他究竟喜不喜歡女孩子?” 彷彿千辛萬著之中找到了鑰匙卻發現門後有惡犬 。 每個人面面相覷 ,陷入一陣哀淒低迷 。 沒有人喝的下酒 ,”今天到此為止了”他們意興闌姍,以好像從來沒來過這裡一般的筆直身形回了家去。 壯漢們用茶香抺除身上的酒味 ,將自己梳洗乾淨 ,躡手躡腳地 , 爬上自己的愛人身旁眼睛瞇成了線。蜷著身體,像隻貓咪。 “戀愛嗎?”“巴利歐大人?” 皎潔的月亮高掛 , 形兒彎彎的, 一點兒不圓滿。 (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